《在细雨中呼喊》

今天是清明放假的最后一天,一大早就骑上我新买的MERIDA Duke 300 来到图书馆,早上来图书馆一般第一件事就是读英文书或者看看单词,读了半个小时的《Lord of the flies》之后就开始看看高数做做题目,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我就耐不住寂寞,打开书包拿出余华的《在细雨中呼喊》,我很喜欢余华的作品,他主要的作品我读了三部《活着》,《许三观卖血记》,还有就是今天一口气读完的《在细雨中呼喊》,似乎他的这三部作品我都是一口气看完的,前两部让我感受到了还有像福贵和许三观这样悲惨的人生,那时候的心情是很不平静的,但是今天看的这本却给我不一样的感受,虽然也是悲剧,但是里面也存在很多喜剧的细节,甚至是荒诞。

趁着脑子里面还有点热腾,我就把这本书给我印象比较深的几个场景记录下来。
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孙有元将自己的父亲孙石匠,在风雪交加的大年初一背到当铺去想当掉自己父亲的场景,在我们现在看来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但是想想他当时身处的环境和命运的无情,这也是情有可原,孙有元是文章主人公孙光林的祖父,孙有元在晚年的待遇其实还不如他的父亲,至少他父亲生前没有受到太大的不幸,这里的不幸指的是孩子对自己的不孝,孙广才是孙有元的儿子,也就是主人公孙光林的父亲。
从整本书来看,因为记录的视角是孙光林的,所以我感觉到他对父亲的恨体现在他的字里行间之中,孙广才竟然为了不让父亲孙有元吃饭,将矮凳子给他父亲坐,让他父亲的下巴贴着饭桌,他父亲孙有元也算是老谋深算,让家中最小的孙光明去锯掉饭桌的桌脚。
本书中还一直有个神秘人物,那就是孙有元的另一个儿子,文章里面简要交待,他是行医的,类似牙医,但是并没有具体介绍他的情况,只在文章最后,当孙有元摔坏了腰,丧失劳动能力,他就轮着在两个儿子中来来去去的活着,从书中应该他的另一个儿子对他应该会比孙广才要好,虽然描写的不是很多。
余华的作品里充满对当时社会的现实写照,我记得有一目是孙光林在上初中的时候,在他们学校有人写了“打倒XXX”这里的XXX是他们的老师的名字,在当时那可是一件不小的事情,大家都怀疑是孙光林干的,结果可想而知,不是他干的也有口难辩了,两个老师对他无情的逼迫,最后没招了只能编故事骗他,说只要承认了就不会受到批评,而会受到表扬之类的,十几岁的孩子那时候哪能经得住这样的诱惑。
孙广才教会我“姘头”的实际意义,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情人,我以前只知道这个词,但是,不是很理解具体什么意思,孙广才在爬上寡妇床上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慢慢走向成为切头切尾无赖的路上,既然会将自己一贫如洗的家中财物搬到寡妇家中去讨好这个万人坑的寡妇。
孙光林的好友苏宇,他们在谈论手淫的时候让我着时好笑,可见我们的教育是多么的无知和落后,关于性教育,我们一直在堵,可是性是人之本,堵是怎么都堵不住的,你越堵他,他的就越活泼躁动,可能还会出事。
此条目发表在读书明智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